标签:标签12

网球场三大行为零容忍 小威小德莎娃也难逃被罚

No Comments

网球场三大行为零容忍 小威小德莎娃也难逃被罚
德约因为击打到司线被直接判负,没有了积分和奖金,还要面临罚款。对于这个结果,意不意外,残酷不残酷?相信很多人都觉得过重了,认为德约并非有意之举,而德约在赛后致歉声明也强调自己绝非故意的,然而这就是网球世界,这个世界与现实世界一样,并不是犯错了说声对不起,就安然无恙了。  在美国网球协会的声明中,对于德约被直接判负,特别表示是根据大满贯规则手册,由于德约科维奇在球场内鲁莽击球导致击中线审,才做出了这样的判罚,也就是说,德约被直接判负是有法可依的,德约接受不接受,都没有理由喊冤。  以史为鉴,其实德约更应该控制自己的情绪。2017年戴维斯杯加拿大17岁小将沙波瓦洛夫在比赛中因发泄情绪击球,不慎误伤主裁眼睛,最终导致自己被判负。还有一个“血淋淋例子”,2012年女王杯决赛,阿根廷名将纳尔班迪安在一次击球后不满自己表现,发泄情绪踢广告牌时误伤边裁,也被直接取消比赛资格,判其输掉比赛。  难道沙波瓦洛夫和纳尔班迪安是故意伤裁判?答案是否定的,但照样被取消比赛,因为按照网球规则,裁判认定球员是恶意法规,即使不是故意的,但却给线审造成伤害了,就可以取消这位球员的比赛资格。也就是说,赛事监督判定德约对线审造成了伤害,所以取消了比赛资格,从规则出发,德约被直接判罚是没毛病。 这就是网球世界的残酷性,即使是贵为天王的德约,违规了规则也要为行为付出代价。  而就在同一片场地,小威廉姆斯,这位网坛的绝对GOAT,美国当家球星,在对阵裁判出言不逊后都难逃被处罚的命运,而且2009年和2018年,小威在美网两次被罚。  而除了对当场裁判工作人员造成伤害的行为重罚,以零容忍应对,在网坛这一亩三分地,还有一些高压线不能触碰。比如赌球,一旦赌球就要被禁赛,甚至是终身禁赛,比如今年埃及网球选手霍萨姆和他的哥哥卡里姆都因为操控比赛被终身禁赛。  还有服用禁药,莎娃可以说是网球赛事的一大招牌,但即使她强调自己是误服,但依然被禁赛,而一代天后辛吉斯查出吸大麻后被禁赛两年。一言以蔽之,莎娃和辛吉斯这样的角色都没有尚方宝剑,德约被直接判负,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就是网坛,如果触碰到高压线,纳尔班迪安的冠军直接飞了,莎娃和辛吉斯的职业生涯也毁了,德约还能重头再来,只不过,这是当头一棒,用他自己的话说,上了人生重要一课,相信德约永远铭记,世界第一也没有“免死金牌”。 (家珺)

辛辛那提资格赛头号种子遭到爆冷 本土三外卡突围

No Comments

辛辛那提资格赛头号种子遭到爆冷 本土三外卡突围
北京时间8月22日 2020年辛辛那提大师赛资格赛决胜轮展开较量,三位本土外卡选手科达、麦克唐纳德、沃尔夫携手杀进正赛。科达  20岁的科达(1998澳网男单冠军的儿子)表现抢眼,以3-6、6-0、6-1逆转击败头号种子西蒙,取得生涯迄今为止最重要的一场胜利;麦克唐纳德以6-7(0)、7-5、7-6(5)险胜德国人科普菲尔,21岁的沃尔夫则以2-6、6-2、6-4逆转西班牙人穆纳尔。  诺里、福索维茨、贝德内等选手也均成功突围。  (ATP)

警惕!新型网贷诈骗盯上了年轻人

No Comments

警惕!新型网贷诈骗盯上了年轻人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网络电信欺诈又有东山再起之势,尤其是各种网贷欺诈事情时有发生,欺诈方式和违法手法不断出新。 近来,北京阳光消费大数据研究院联合顾客网对2020年以来的网贷欺诈舆情信息统计剖析发现,“刊出学校贷”、山寨渠道、“网贷刷单”“刷银行流水”“消除不良记载”已成为欺诈违法的新钓饵。与以往不同的是,在这些新式网贷欺诈违法活动中,不法分子不再只盯着老年人的养老积储,而是把大学生或刚参加作业的年轻人当作方针。 北京阳光消费大数据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现,本年上半年,全网共监测到有关网贷欺诈舆情信息368205条。 在288308条网贷欺诈负面舆情信息中,触及“刊出学校贷”圈套92672条,占比32.14%。据北京阳光消费大数据研究院数据总监陈旭辉介绍,“刊出学校贷”主要指不法分子经过精准把握受害人信息,以受害者有学校贷记载会影响个人征信为托言,在形成受害者惊惧后,假借刊出学校贷记载之名,诱导受害者在很多网贷渠道借款,并将钱存入所谓的“安全账号”后便隐姓埋名。 据有关组织发布的《2020上半年刊出网贷账户电信欺诈剖析陈述》显现,2020上半年刊出网贷账户圈套激增,4月环比增加178%。其间,受害者中63%此前未注册过网贷账户,约50%的受害者被拐骗下载多个网贷APP,并提取转出账户额度。 本年6月,蔡先生需求资金周转,正愁无处筹钱时,收到一条信息,称能够在“微粒货”进行借款。蔡先生了解到,“微粒贷”是微众银行的正规互联网银行借款产品,有银行车牌,是正规金融贷组织。咨询客服,对方称只需填写个人信息就可取得借款。想到是正规组织,蔡先生点击链接并下载了一款名为“微粒金融”的APP,随即注册进行了实名认证。该体系显现他有4万元借款额度。 当蔡先生计划将4万元提现到银行卡时,体系提示,卡号有一位数字输入过错,账户被冻住。蔡先生随即联络金融“客服”。“客服”表明,付出借款金额的30%做流水走账后,就能够冻住。蔡先生按“客服”要求,经过银行账号转账1.2万元“冻住金”至对方账号。持续操作提现时,体系再次提示犯错。蔡先生这才发觉受骗了,钱没借到,反而丢失1.2万元。 经警方查询,蔡先生遇到的借款渠道是个冒牌软件,其从称号到图标全套抄袭微粒贷,坑害借款人。现在,该案子正在查询中。 据陈旭辉介绍,在本年上半年的网贷欺诈负面舆情信息中,这类山寨渠道圈套负面舆情信息大量呈现,已排在第二位。这种圈套主要指不法分子经过建立虚伪借款渠道,以“秒审阅”“易经过”“低息高额度”等宣扬诱导顾客下载APP并请求借款,当受害人在APP内完结信息填写、额度批阅等流程后,不法分子以银行卡账号填写错、诺言存在问题等理由,奉告受害人账户被冻住,无法打款,要求受害人交纳“冻住费”“保证金”等。 此外,不法分子还捉住一些顾客存在征信问题又急需借款的心思,以交纳费用能够协助其消除征信不良记载的名义进行欺诈。 本年8月,家住浙江湖州市安吉县的兰女士收到一条自称是某金融客服的QQ号增加她为老友的信息。没一瞬间,自称是某金融客服发来音讯称:“你在读大学的时分,有经过第三方学校推行扫码泄露了信息,被人冒名注册了一款网贷APP,并涉嫌违法,需求借出额度3万元后再还上才能够封闭……”接着,对方发给兰女士一个银行账号,让她将3万元转到这个安全账户中,就能够清空并修正征信。 为了证明不是骗子,对方给兰女士发来所谓的作业证件和身份证相片,并称3万元会交还。在对方诱导下,兰女士依照对方说的进行操作,将从付出宝借呗APP中借来的3万元转账到对方供给的账号上。转账后,兰女士把自己的银行卡号和姓名发给对方,让对方封闭涉嫌违法网贷APP后把3万元转回到这张卡上。但是尔后对方一向没再回信息,还将兰女士拉黑。现在,警方已对该案子立案侦查。 “事实上,我国个人的征信信息由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统一管理,一旦呈现污点,需在借款还清后坚持5年的杰出征信记载,才能够将此前的信誉污点消除,任何人都无权修正。”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许光建提示说。